我们时刻为您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动态 >

丰达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研究

丰达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研究
 
自2002年美国颁布SOX法案以来,内部控制实践和理论研究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我国财政部等五部委在借鉴国外经验的基础之上,立足我国实际,先后颁布了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以下简称基本规范)和企业内部控制配套指引(以下简称配套指引),形成了我国企业内部控制规范体系。自2011年1月1日起,我国上市公司开始分类分批实施企业内部控制规范体系。目前,我国主板上市公司已全面实施企业内部控制规范体系,中小板和创业板上市公司自愿披露内部控制评价报告和内部控制审计报告。
 
  随着我国企业内部控制实施力度的逐渐加强和规模的不断扩大,理论界和实务界迫切希望了解企业内部控制实施的效果及其影响因素,而这必然涉及到内部控制评价,但是目前我国内部控制评价技术和方法存在诸多缺陷,理论界和实务界迫切需要科学、全面的评价企业内部控制质量的方法。本文在综述和理论分析的基础上,立足于我国制度背景,构建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以科学、全面地评价上市公司内部控制有效性,为上市公司完善内部控制建设提供,为监管部门评价上市公司内部控制水平提供依据,为内部控制实证研究提供量化基础。
 
  (一)内部控制缺陷指数SOX法案要求上市公司管理层对内部控制有效性进行评价并披露内部控制缺陷,聘请注册会计师进行内部控制审计。基于这一制度背景,有的学者在评价内部控制效率时,以是否披露内部控制缺陷,或者通过将内部控制缺陷划分重大、重要、一般缺陷,或公司层面、会计层面内控数据库①,详尽收录了上市公司遵循SOX302和SOX404条款披露的内部控制缺陷和内部控制审计报告数据。
 
  在我国,李万福等(2011)从自查报告和整改报告中获取内部控制缺陷信息,构建内部控制缺陷指数。田高良等(2010)借鉴GeandMcVy(2005)的方法构建内部控制缺陷指数。周守华等(2013)对2012年上市公司内部控制现状进行研究,发现在2223家披露了内部控制自我评价报告的上市公司中,仅8家公司披露重大缺陷。深圳市迪博企业风险管理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迪博”
 
  建构了内部控制与风险管理数据库②,收录了自2007年以来上市公司披露的内部控制缺陷数据。
 
  内部控制缺陷指数构建为科学研究内部控制提供了量本文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基于中国情境的企业内部控制有效性研究”(71332004)、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71272198、71032006)、广东省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项目(11DXM79004)、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青年基金项目(14YC790097)和骨川优秀青年奖学基金项目(2013)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化基础,促进了内部控制实证研究的发展。但现有内部控制缺陷指数研究也存在一些问题,主要体现在:第一,美国内部控制缺陷披露和内部控制缺陷划分存在一定的主观性,并且美国上市公司只披露财务报告内部控制缺陷;第二,内部控制缺陷的认定、披露在我国还处于起步阶段(杨有红和李宇立,2011),内部控制缺陷的定义和分类标准不统一,比如李万福等(2011)根据内部控制审计准则定义内部控制重大缺陷,田高良等(2010)将内部控制缺陷限定为账户水平的缺陷;第三,当前我国内部控制缺陷披露不规范,上市公司普遍存在披露内部控制缺陷时避重就轻,将一些重大缺陷划为重要缺陷或一般缺陷(丁友刚和王永超,2013)的现象,遗漏或隐瞒披露的现象也较普遍③,使得现有内部控制缺陷指数难以真实、客观反映地上市公司内部控制质量。
 
  (二)过程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有的学者通过构建评价指标体系,对上市公司披露的内部控制信息进行评价,形成过程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Botosan(1997)以122家制造企业自愿披露的信息为基础,构建公司披露指数。Moerland(2007)从内部控制范围的披露、内部控制系统的描述、内部控制系统的改善或重大改变的披露、内部控制系统有效性的评价、管理层对内部控制的责任、内部控制体系中监事会和审计委员会的职能作用、是否建立具有国际视野的内部控制指南、外部审计披露、是否披露内部审计师在公司内部控制职能这九个方面构建内部控制信息披露指数。
 
  在我国,有的学者以是否披露内部控制自我评价报告或内部控制审计报告来衡量上市公司内部控制质量(如方红星等,2009;肖华和张国清,2013;佟岩等,2012;卢锐等,2011)。部分学者依据上市公司披露的内部控制信息,构建内部控制信息披露指数,如孙烨和林斌(2008)、深圳迪博过程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构建为衡量内部控制质量提供了新思路,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我国内部控制实证研究的发展。但现有过程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仍存在一些问题:第一,在对上市公司披露的内部控制信息进行评分时主观判断过多;第二,内部控制信息披露是否能够衡量内部控制质量仍然有待商榷;第三,过程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以自愿披露的内部控制信息为基础,但是当前主板上市公司强制实施内部控制规范体系,并遵循证监会于2014年1月3日颁布的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编报规则第21号年度内部控制评价报告的一般规定,而中小板和创业板上市公司自愿实施内部控制规范体系,自愿披露内部控制信息,内部控制法规的变化使得过程导向内部控制指数已不能适应当前内部控制实务的发展。
 
  (三)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以内部控制目标为基础来构(2009)选择2005年披露了实施企业风险管理的112个美国上市公司为样本,以COSO于2004年发布的企业风险管理整合框架(以下简称COSO-ERM)的战略目标、经营目标、报告目标和遵循目标作为构建依据,形成企业风险管理指数(EnterpriseRiskManagementIndex,ERMIndex)。张颖和郑洪涛通过问卷调查,基于COSO-ERM(2004)的四大目标实现程度设计了内部控制指数。张先治和戴文涛构建了企业、注册会计师和监管部门三位一体的内部控制评价模式,并设计了相应的内部控制指标体系。
 
  中国上市公司内部控制指数研究课题组(2011)和张兆国(2011)基于基本规范内部控制目标的实现程度构建了内部控制指数。
 
  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研究有助于全面评价内部控制实施的有效性,但目前该指数研究存在的主要问题是:第一,指数构建理论依据薄弱;第二,指标选取代表性差,不能系统、全面的反映上市公司内部控制有效性。
 
  鉴于当前内部控制指数研究存在诸多不足,有必要对内部控制指数作进一步探索,以科学、全面的反映上市公司内部控制的真实状况。本文将从内部控制“结果”的角度出发,构建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
 
  三、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构建依据本节论述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构建依据,包括理建框架“的基础和前提。
 
  系统论强调利用系统论思维描述和认识复杂系统的特性,要求将系统内部的各部分、各环节,以及系统内部环境和系统外部环境,看成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动态关系,树立动态发展的观点,寻找系统可以达到的最优方案。作为量化内部控制水平的指数,应从系统思维的角度出发,充分考虑内部控制各目标、各要素的动态互动关系,指数构建既要全面反映企业内部控制状况,又要充分考虑各目标、各要素的内在联系,做到全面、系统、科学、可行。
 
  (2013)要求管理层将目标导向和原则基础的方法贯彻于内部控制之中,当内部控制五要素都存在并发挥作用,达到了合理保证内部控制目标实现时,内部控制就可以被认为是有效的。COSO框架是上百年内部控制实务③美国实施SOX404后三年(即2004-2006年)披露重大缺陷平均比例为12.81%,而我国实施企业内部控制规范体系后三年(即2011-2013年)披露重大缺陷平均比例仅为0.72%,两者相差近18倍。
 
  总结和凝练的结晶,目前已被世界各国普遍认可。COSO(2013)具有广泛性、前沿性,是目前较为完善的内部控制框架,以其为依据,可以使得目标导向内部控制指数有坚实的理论基础④。
 
  制目标的实现,以COSO-ERM(2004)为依据,围绕战略目标、经营目标、报告目标和遵循目标的实现程度,构建企业风险管理指数评价内部控制有效性。其中,选取市场份额和风险系数指标衡量战略目标,选取总资产周转率和劳动生产率指标衡量经营目标,选取审计意见、财务重述和重大缺陷、盈余管理指标衡量报告目标,选取审计费用和赔付损失指标来衡量遵循目标。据本文综述,自SOX法案发布后,目前在国际会计学TOP5⑤期刊发表了(或已被接收)84篇内部控制实证论文,我国近年来仅在的内部控制,为本文的研究提供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理论和为依据,来构建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
 
  随着经济和资本市场的迅速发展,我国政府开始曰益关注企业的内部控制制度建设问题。财政部等五部委颁布的基本规范和配套指引,基本形成中国企业内部控制规范体系。这个体系由标准体系和评价体系两部分组成,标准体系由基本规范和18项企业内部控制应用指引构成,评价体系由企业内部控制评价指引和本文立足于我国基本规范和配套指引的制度背景,来构建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
 
  统计学上,指数有两层含义,第一层是指数的一般概念,即综合反映由多种因素组成的经济现象在不同时间或空间条件下平均变动的相对数;第二层是指数的分析法,即通过计算各种指数来反映某一经济现象的数量总变动及其组成要素对总变动影响程度的统计分析方法(徐国祥,2011)。指数的基本作用是反映复杂社会经济现象总体的综合变动方向和变动程度,能够对社会经济现象作出综合评价和测定。
 
  根据统计学指数构建理论,指数设计一般需要经历四个关键步骤。
 
  首先,指标体系需要建立在相关理论、制度的基础之上,以指数构建目标为导向,指数构建原则为准绳,科学合理的构建评价指标体系。
 
  第二,对指标进行无量纲化处理。由于各个评价指标的实际值所代表的经济涵义不同,所以在量纲上存在差异,这种差异会导致各指标之间存在不可比性。因此,统计学将指标进行无量纲化处理,使得各指标之间具有可比性。
 
  无量纲化,也叫数据的标准化、规格化,即通过数学变化消除原始指标量纲影响的方法。无量纲化方法主要有三类,直线型无量纲化⑥、折线型无量纲化、曲线型无量纲化。
 
  第三,确定各个指标的权重。按照权数产生的方法,可以划分为主观赋权评价法和客观赋权评价法。主观赋权评价法主要采用定性的方法,由专家根据经验进行主观判断而得到权数,如层次分析法、模糊评价法、德尔菲法等。
 
  客观赋权评价法是依据指标之间的相关系数或变异系数来确定权数,如熵值法、主成分分析法、灰色关联度分析法等。研究中需要根据评价对象的性质、目的选择使用其中种或者多种方法。
 
  第四,建立综合评价模型,即构建总指数。在多指标的综合评价中,最终需要通过一定的算式或模型将多个指标对事物不同方面的评价值综合在起,以得到一个整体性的评价,形成总指数。可用于合成的数学方法一般有:线性加权法,连乘法以及两种方法的混合,运用时应当根据被评价对象选择合适的方法。
 
  本文将从指数构建目标和指数构建原则出发,科学合理的选取评价指标,采用直线型无量纲化方法,使用主观与客观相结合的方法确定指标权重,使用线性加权法获得总指数。
 
  四、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构建框架在指数构建依据的基础上,本节将系统阐述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构建框架,厘清指数构建目标和指数构建原则,划分指数层级。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构建逻辑如所示。
 
  根据内部控制指数构建依据,结合我国指数供需实际情况,本文构建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旨在实现以下目标:科学、合理地评价公司内部控制水平,全面、客观地反映公司内部控制运行现状。
 
  财政部会计司(2013)关于美国、加拿大政府会计改革与内部控制建设情况的调研报告指出,大多数加拿大上市公司采用美国COSO框架,仅有十家左右的上市公司采用加拿大CoCo内部控制框架。由于CoCo内部控制框架实践指导性较弱,其正逐渐走向衰退。
 
  直线型无量纲化的基本思想是假定实际指标和评价指标之间存在线性关系,评价值随实际值等比例变化。关于无量纲化方法详见:邱东。1991.多指标综合评价方法的系统分析。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
 
  图i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构建逻辑评价公司内部控制设计和运行的有效性,促进其持续完善内部控制,提升公司价值。
 
  为资本市场的利益相关者,特别是为投资者和债权人提供决策依据。
 
  为监管部门了解公司执行企业内部控制规范现状和存在的问题,确保监管措施的及时性和针对性,促进资本市场长效发展。
 
  为学术界进行内部控制研究、量化内部控制,提供数据支持。
 
  为有效评价上市公司内部控制质量,在构建指数时需遵循定的原则。从指数构建目标出发,考虑数据的可获得性,本文认为,指数构建应当遵循以下原则:科学性原则。指数设计以理论、制度和方法依据为基础,做到科学、合理,使得评价结果客观反映上市公司内部控制质量。
 
  系统性原则。内部控制评价是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指数构建应当运用系统理论,全面考虑内部控制的经济后果,系统反映内部控制目标的实现程度,使得评价结果全面、真实地反映上市公司内部控制质量。
 
  可比性原则。内部控制指数应具有普遍的统计意义,这样衡量出的企业内部控制水平才能实现时间上和空间上的比较,确保内部控制指数具有横向和纵向的可比性。
 
  可操作性原则。内部控制指数的数据源于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信息披露数据和媒体资料,指数设计应当切合实际,充分考虑资料的可获得性。
 
  成本效益原则。内部控制评价应当权衡评价成本与预期效益,从重要性出发,选择最具有代表性的指标和适当的方法构建内部控制指数。
 
  企业应当将目标导向和原则基础的方法贯彻于内部控制之中,当内部控制五要素都存在并发挥作用,达到了合理保证实现内部控制目标时,内部控制就可以被认为是有效的。本文从实践检验标准出发,从内部控制的“结果”
 
  出发,围绕内部控制目标的实现程度设计内部控制指数。
 
  如果企业内部控制指数较高,表明该企业的内部控制目标实现程度较高,从而推论企业的内部控制水平较高。
 
  营管理合法合规、资产安全、财务报告及相关信息真实完整、提高经营效率和效果、促进企业实现发展战略。基于标划分为三个层级(如所示),三个层级呈现由单内涵向综合内涵递进包含的关系。
 
  第层级是基础层级,包括合理保证企业合法合规、资产安全和报告可靠三大内部控制目标,这些目标在于确保企业不走“歪路”。财政部在阐述内部控制五个目标的关系时,认为我国早期的内部控制就是旨在实现这三大目标⑦。
 
  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模型第二层级是经营层级,这一层级的内部控制目标是提高企业经营效率和效果,该目标在于确保企业走上“好路”。企业经营层级目标以基础层级为基础,若企业出现违法违规、资产不安全、报告不可靠,必然意味着损失的发生,最后都会以被罚款、赔偿或资产减值等具体的形式反映到企业的经营效率或效果中。经营层级目标要求企业优化流程、提高组织效率,促使经营效率与效果最大化。
 
  第三层级是战略层级,这一层级的内部控制目标是实现企业发展战略,该目标要求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持续创造企业价值,指引企业走‘’正路“(走正确的路)。战略层级目标以基础层级和经营层级目标为基础。实现战略目标,是维系企业生存和长远发展之道。
 
  从时间维度上看,基础层级更多的是体现企业过去,经营层级侧重于描述企业当前的状况,战略层级则主要展望未来。基础层级指数得分较高,说明企业“不坏”,经营层级指数得分较高,表明企业是个“好企业”,战略层级指数得分较高,体现为企业路走对了(正路)。
 
  五、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构建根据指数构建框架,围绕指数层级,本节详细阐述每详见企业内部控制规范讲解(2010)第54页个内部控制目标的内涵、指标选取的依据和指数编制方法,构建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
 
  合法合规强调企业应当在法律允许的经营范围内开展经营活动,严禁违法经营、非法获利。考虑到我国的制度背景和数据的可获得性,本文选取违法违规、立案调查和公司诉讼三个指标衡量合法合规目标的实现程度。
 
  如果上市公司受到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证监局、交易所等监管机构的处罚,或者环保、税务、工商等监管部门的处罚,则表明上市公司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未能合理保证企业经营管理合法合规。因此,若上市公司受到监管机构的处罚,则Complican赋值为-1;未受处罚,则Complicance赋值为0.由于政府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涉嫌违法违规的案件从立案调查到最终结案需要较长时间,一些复杂的案件甚至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考虑到上述情况,本文将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的立案调查做为涉嫌违法违规指标。如果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立案调查,则Comp1icance2赋值为-1,否则为0.林斌等(2013)研究发现,公司诉讼与内部控制质量负相关。鉴于公司的败诉事项和未决被诉事项会使公司面临财务风险和声誉风险,本文将这两类诉讼事项纳入指标体系之中。如果企业存在未决被诉事项,则Comp1icance3值为-1;如果企业存在败诉事项,则Comp1icance3赋值为-2;否则为0. COSO(2013)将资产安全作为经营目标的子目标,而我国基本规范明确提出资产安全是内部控制五大目标之。资产安全,主要是指防止资产流失,这种流失可能是源于被挪用、侵占、偷窃或浪费,也可能是由于企业商业决策错误或失误所致,如不恰当的扩大商业信用而导致坏账损失、存货大量积压致使减值、投资失败损失等。
 
  根据资产安全目标的内涵,本文从资产减值、投资损失和调整的营业外支出三方面来衡量资产安全目标的实现程度。
 
  资产减值指标从企业经营活动角度刻画企业商业决策错误或失误而导致的资产损失。公司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是因为公司业绩低下、同业竞争以及经营策略改变而导致资产价值降低(代冰彬等,2007),其反映了公司经营决策错误或失误而导致的资产损失。本文的资产减值包括企业应收账款、存货、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等各类资产计提的减值准备⑨。计算资产减值指标的分值经过两个步骤:首先,按照公经营层级指数提高经营效率和效果是企业内部控制的重要目标。何传启(1992)在阐述效率与效果概念的区别时,认为效率(Efficiency)追求在单位时间内获得较高的产出;而效果(Effect)追求最少的投入,产生最大的产出。Drucker(1988)认为企业不仅仅要正确地做事(todothingright),即追求效率,还要做正确的事(togettherightthingdone),即追求效果。吴君民等(2007)认为效益包含效率和效果,效益是管理的最终目标,是判断管理成败的最终标准(HaroldandHeinz,1988)。根据上述效率、效果与效益的概念阐述,本文选择总资产周转率衡量企业效率,人均营业收入衡量企业效果,净资产收益率衡量企业效益,综合反映企业的效率和效果;这三个指标分别从资产、劳动力和资金三个角度反映企业的经营效率与效果。
 
  总资产周转率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应用指南的‘’会计科目和主要账务处理“关于‘’营业外支出”科目的规定,公益性捐赠支出应当纳入营业外支出核算,但由于公益性捐赠是企业的主观行为,它不属于因被挪用或决策失误而造成的资产损失,因此本文在计算调整的营业外支出指标时,将此项支出剔除。
 
  当公司财务报表被出具否定意见或无法表示意见时,表明财务报表整体不公允,可能存在影响重大的错报,或者注册会计师的审计范围受到了限制,且其可能产生的影响是重大而广泛,说明公司可能存在重大缺陷。本文将财务报表的否定意见和无法表示意见作为内控指数修正项。
 
  总资产周转率衡量企业的经营效率。较高的资产周转率表明在给定的资产规模下,在定时期内,企业产生更多的营业收入和现金流,表明管理层努力工作,经营效率较高;较低的资产周转率表明管理层可能将资产投资于非生产性活动,降低经营效率,损坏企业价值(SinghandDavidson,2003)。计算总资产周转率指标的分值经过两个步骤:首先,通过公战略层级指数企业战略是确定企业使命和企业目标,依据外部环境和自身的资源与实力,选择适合的经营范围、竞争方式和建依据枳班魃ifififPhPhPhififPhPhPhPhifPhPhPh属姻魃PhPhPhifififPhPhifPhPhPhPhififPh洚魃ifififPhPhPhPhPhPhPhPhPhPhPhPhPh指标违法违规立案调查公司诉讼资产减值投资损失调整的营业外支出财务报表审计意见财务报表重述盈余质量总资产周转率人均营业收人净资产收益率经营计划竞争优势系统风险跑雪安全报告可靠姐遐蜜遐邝m修正指数指数层级基础层级经营层级战略层级目嵘骚尉,::本迸目+压明嵘骚尉年晚芬s目-i目5筅辟郢褂与迪驳尉当s5筅辟蕺郢褂与迪驳尉当d:系统风险刻画企业战略的事后结果。系统风险管理是企业战略管理的一项重要内容。企业战略越成功,则系统风险将越小(Thompson,1984)。本文使用贝塔系数减少程度来衡量系统风险的降低。贝塔系数由公修正指数内部控制缺陷是评价内部控制有效性的负向维度,内部控制重要缺陷和重大缺陷可能导致企业严重偏离内部控制目标,它们包括内部控制审计报告被出具保留意见、否定意见,企业披露内部控制存在重要缺陷、重大缺陷,企业财务报表被出具否定意见、无法表示意见等。借鉴中国上市公司内部控制指数研究课题组(2011)的研究,本文将内部控制重要缺陷和重大缺陷作为内部控制修正指标。
 
  综上所述,目标导向内部控制指数由基础层级指数、经营层级指数、战略层级指数和修正指数构成,共16个指标。指标体系及其对应依据如表1所示。
 
  在编制内部控制指数时,需要确定指标权重。指标权重体现了各指标对综合评价的影响程度,在综合评价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本文使用主观与客观相结合的方法确定指标权重。
 
  借鉴中国上市公司内部控制指数研究课题组(2011)的研究,本文将各指标得分换算为千分制。根据指标权重,使用公式(19)计算得到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其中BasicLevel为基础层级指数,OperationLevel为经营层级指数,StrategyLevel为战略层级指数。如果公司存在重要缺陷或重大缺陷,则对公式(19)计算得到的结果进行修正。
 
  本文从实践检验标准出发,围绕内部控制目标的实现程度设计目标导向的内部控制指数,为上市公司完善内部控制建设提供,为监管部门评价上市公司内部控制水平提供依据,推动内部控制实证研究的发展。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11-07 13:11【打印此页】 【关闭
  • 地址:宿迁市项王故里西门向北600米宿迁商城 电话:400 892 5168 传真:86-527-84253084 QQ:8894831612 Email:8894831612@qq.com
  • 在这填写版权信息
Powered by www.cwyrt.cn 版权所有 2008-2016